名不副实的“古装女性励志剧”

原标题:名不副实的“古装女性励志剧”

名不副实的“古装女性励志剧”

  “《独孤天下》是难以让人信服的。它染上了时下‘大女主励志剧’的流行病。”

 

(责编:朱红霞、徐前)

  无论是完全架空的《扶摇》(上图),还是有一定史实基础的《独孤天下》(左图),都有时下“大女主励志剧”的流行病,即女性角色们争相谋取有权势的男性角色的宠爱,仿佛女人的事业心仅仅在于追求位高权重的男人。

名不副实的“古装女性励志剧”

  到了 《独孤天下》,文风更不对了。这部剧集的人物关系不加掩饰地宣扬 “出身决定论”:嫡出的大姐和幺妹都是故事里的正面角色,“姨娘生的”独孤曼陀则兴风作浪,另一个 “搅屎棍”是同样庶出的宇文护。主要女性角色从既往作品里的宫廷女官变为皇后,论角色地位,是人往高处走,创作者塑造人物内心、营造戏剧冲突的能力,却只剩了一招,即 “庶出的矛盾”。然而吊诡的是,根据 《独孤藏墓志》等出土文献,该剧主角独孤伽罗的生母,有极大可能是平妻、侧室、抑或外室。如果是一部历史正剧,那么独孤伽罗的身份是要考据清楚,史实是不存在弹性的。但是在一部对考据要求不高的剧集里,作者对于角色血统的焦虑,以及在写作中制造“庶出作恶”的刻板印象,则显得全无必要。人性的复杂注定了一个人的局限和闪光点是同在的,至于是局限更多还是优点更多,这是个体的差异,而不是出身等级的必然结果。旧时代的嫡庶之别,对女性和稚子造成了伤害,本来应该由男性家长承担主要责任,因为他从中获利最大。但 《独孤天下》没有表现出对男性家长的批判思考,这使得剧中一味强烈谴责庶出子女,看起来变得非常滑稽。

  想讲一个乱世中人智计百出的故事,固然是很好的愿望,可惜讲故事的人笔力有限,落到 “多角恋”的言情套路里。在编剧笔下,独孤家的二女儿,即后来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母亲,莫名其妙和妹夫产生情感纠葛,至于她的小妹、隋朝开国皇后,毫无道理地爱上了她未来的亲家。编剧在写下这些并不高明的爱情戏份时,也许没有意识到她浪费了一个难得的题材。本来,独孤氏、宇文氏、杨氏、李氏等代表的关陇集团,是一个值得被挖掘和开拓的历史议题,有太多丰富生动的内容。很可惜, 《独孤天下》的创作团队对此的认知是有限的,写不出其中的魂魄,低水平地重复着追男逐女的言情戏码。

  于是 《独孤天下》毫无疑问染上时下 “大女主励志剧”的流行病,即女性角色们争相谋取有权势的男性角色的宠爱。至此,这部剧集给出了一种不太站得住脚的价值观念:女人的事业心仅仅在于追求位高权重的男人。如果这就是 “大女主”的天下,谢天谢地,还是不要了吧。(司马绣禾 作者为剧评人)

上一篇:木禾屯:古装实景剧演出助农增收
下一篇:赵丽颖冯绍峰主演古装家庭剧 讲述封建礼教下女性奋斗传奇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